扶貧工作

尋常之處,最見幸?!浽陂_源鳳江小學支教的一周

作者: 王潔     時間: 2020-10-09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尋常之處,最見幸福

——記在開源鳳江小學支教的一周



校門口的稻田一階一階整齊地排列著,每一株水稻都凝結著一粒粒飽滿的果實,低垂的腦袋懶懶地隨風晃蕩。清晨的纖手撫摸著絲瓜的藤蔓,辣椒在大棚里漲紅了臉蛋,但依舊驕傲地挺立。鳳凰山披著薄霧輕裳,像個害羞的姑娘,安靜地守護著腳下的這片土地。

又是一個尋常的清晨,只是學校里六點四十的起床鈴聲沒有準時響起,我習慣性在起床后推開宿舍的門,卻發現校園里沒有來來往往的學生,沒有你追我趕的歡樂,沒有咿咿呀呀的讀書聲;校園外也依舊安靜,門口兩排長長的隊伍沒有了,背著書包捧著課本大聲朗讀的孩子不見了。拿出手機一看,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已經周末了。


大山里沒有商場,沒有KTV,沒有游樂場……城市里種類繁多的娛樂項目在這里基本找不見蹤影,明明是一樣的時鐘滴答,這里的時間卻仿佛過得更慢。但眨眼間,一個星期已經過去了。走在空蕩蕩的校園里,看著和學生一起撕名牌的操場,一起吃過飯的課桌,一起辦的黑板報,一起畫畫的走廊……一周前的情景,又一幕幕重現在眼前。

人生若只如初見

那也是一個尋常的清晨,我帶著早早收拾好的行李,在晨曦中等待啟程,滿懷著對未來的期待,猜想著接下來的半個月,我將遇見什么性格的孩子們,他們會不會喜歡我,會不會配合我的活動?我能不能帶給他們快樂,能不能將他們想看的外面的世界真實生動地展現給他們?這樣的心情從蘇州輾轉到常州,再蔓延到漢陰縣城,越是臨近目的地,越是難以平息。

汽車在蜿蜒曲折的山路間盤旋,從晨光熹微到圓日逐漸噴薄, 我們終于在9月1日上午抵達學校。走近學校的時候,遠遠就看見一群去扔垃圾的學生,我搖下車窗和他們打招呼,他們一點兒也不怯生,還沖著我笑,有孩子甚至主動跟我問好,在還未走進校門的時候,我就已經收獲了在這里的第一句“老師好”。不曾想過,在以后的每一天,不管是校內還是校外,不管是教過的還是沒教過的,只要有學生經過老師的身邊,都會駐足敬禮,并說一聲“老師好”。學校對學生素質教育的重視和落實可見一斑。

一下車,“開源鳳江小學”六個大字就映入眼簾,紅色的字體在藍天白云的映襯下格外醒目。還沒來得及欣賞這美景,就有幾個孩子涌上來問我是不是開源來的老師,我說是的,他們就搶著要幫我拿行李。

在去宿舍的路上,他們向我打聽以前的于冬悅老師、孫欣姐姐等支教老師,還一個勁兒地問我,“老師,你從哪里過來的呀?”“老師,你明天還在學校嗎?”“老師,你也是待兩周就走了嗎?”“老師,你教我們什么???”……那一刻,我內心對他們的猜想全部消散,對未知的茫然也全都被打破,剩下的只有責任和力量。

來到宿舍,因為暑假無人居住,到處都是灰塵,地板上還有不少飛蛾和蚊蟲的尸體,墻角的蜘蛛網也囂張地交織著,在我們剛準備打掃的時候,突然涌來幾個陽光明媚的女孩兒,她們拿著拖把、抹布和掃把,“老師,我們是少隊的,我們來幫你們弄吧?!蔽覀冞B聲婉拒,卻攔不住這份熱情,最后在大家的通力合作下,宿舍很快就干干凈凈、整潔如新了。我送她們到教學樓下,才了解到,原來今天是開學第一天,他們還沒有正式上課,主要就是領取課本,打掃教室和校園的衛生。

下午,校長帶我們到六年級進行了自我介紹,這是我第一次正式走進這里的教室,目之所及與想象中鄉村小學的教室完全不一樣,全班最破舊的只有老師的講桌,學生們擁有嶄新的課桌、潔白的墻壁、先進的電子教學白板、圖書角等,當然,還有一雙雙充滿渴望和求知的眼睛,這一切讓我對接下來的支教工作充滿信心。孩子們對我們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我也下定決心爭取不負所望,讓他們真正學有所得。

不辭千里與卿逢

由于本學期有兩名教師流失,學校的師資力量更加匱乏,六年級的語文和全校英語課程一直沒有合適的教學老師,而且六年級班主任有孕在身,部分管理職責也需要有人分擔。于是我們根據各自所長,由具備多年國外生活經驗的唐娜主教英語和音樂,由我主教六年級語文并兼代部分班主任職責。


因為擔任的都是主課教師,所以在課程的安排上,我們除了要考慮學生興趣,在新學期給學生培養良好的學習習慣外,還要完成教學任務。但是當我們給六年級上完第一節課之后,共同發現了一個問題:學生基礎知識不扎實。大部分孩子在英語單詞的讀、寫方面存在極大困難,很簡單、常用的交際用語都不會說;語文方面,不會拼音和音調、筆劃順序錯誤也是普遍現象。

我們在與部分師生交流后才得知,這個班學生就是大家口中“最可憐的孩子”——從一年級以來,一直沒有穩定的帶班老師,所以幾門主課的基礎知識學得并不扎實,整體學習成績也不是很理想。通過他們的課堂表現和課間交流,我發現其實每一個孩子都有很強的學習意愿:當我給他們講第一課《草原》時,他們會問我草原上是不是真的有狼群;當我用拍立得為他們合影留念時,他們會圍著我問照片的成像原理;當我拿出無線耳機接電話時,他們會疑惑為什么沒有跟手機用線連接還可以聽見聲音……他們對未知的世界充滿好奇。

于是在日常教學中,我會偏重基礎知識和學習方法的傳授,雖然原本兩個課時就該結束的課程花了三個課時才講完,但是從孩子們的反饋來看,這些耐心的付出不是沒有意義。單就語文科目而言,學生也清楚地知道自己現在的水平跟低年級的差不多,甚至連一年級就應該熟練掌握的筆劃他們都有所欠缺,但是他們告訴我,從來沒有誰能這么細地教他們,他們現在對語文課的興趣和信心又回來了。

隨著時光的流逝和交流的深入,孩子們與我們支教老師變得更加熟絡和親密起來,有些調皮的孩子也會問出一些“犀利”的問題:“老師,你結婚了嗎?”“老師,你會陪我們到畢業后再走嗎?”“老師,萬一我考上大學我爸不讓我讀怎么辦?”…… 并不是每一個問題我都能給他們一個確定的答案,但我希望盡力用我的認知去影響他們的態度,引導他們發現自己的優點和特長,鼓勵他們努力學習、走出大山,親眼去看外面的世界。

短短的一周過去了,接下來的一周,我們要做的還有很多,如何通過我們的努力讓支教活動行之有效地助力這里每一個孩子健康成長?如何通過愛的傳遞讓貧困學生在同一片藍天下共享陽光?是否可以建立支教老師與學生的長期聯系機制?得諸社會,還諸社會,這些都是我們需要思考和解決的問題。扶貧扶智不只是一句簡單的口號,更需要我們一步一步共同踐行。


夕陽西下,最后一抹晚霞掃過走廊上學生的手工畫和書法展,籠罩著這片貧瘠的土地,幼兒園的教室剛剛裝修了新地板,工人們拉著殘余廢料開車離去,蟬聲漸弱,整個校園又逐漸恢復了寧靜,一只野貓在空曠的校園里自由漫步。不一會兒,滿天繁星明亮地鐫刻在鳳江小學的夜空上,睿智地注視著這片土地上最美的夢想,它說:“愿每個孩子都有夢,夢到最后開成花?!毕胂朊魈斓男@,又將充滿整齊的瑯瑯書聲、爛漫的純真笑靨、無邪的嬉笑打鬧,在那么多再尋常不過的畫面里,我忽然明白了什么是最真實的幸福。(王潔)


上一篇: 無 下一篇:榆林合力扶貧公司紅棗產業發展取得實質性突破
036期排列3试机号